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乱写文,闭眼画画_(:зゝ∠)_

  萤火流光  

壁咚那点事(百合)

壁咚上线(很久)后突然想写百合壁咚,于是就写了。是自己吃的百合cp,其他的都没有这么有感觉,所以算是自产自销(?)小姐姐们真美好啊······

避雷预警:含一丢丢土味情话,百合cp,暗云,华暗。

 

一 暗云

近来,壁咚在江湖风靡一时,少侠们纷纷拉人试验,乐此不疲。

作为一个追逐时代潮流的女孩,云梦也想要时尚一下,拉着自家暗香小姐姐去角落壁咚。

这样出其不意的话,应该能看到她惊愕的样子吧?

想象一下她的暗香一向冷静自持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云梦都忍不住要偷笑。

于是暗香一做完任务就被自家小姑娘逼到了墙角。

马上就猜到了对方想要干什么,本想告诉她这里并不算隐蔽,但看到她跃跃欲试的可爱表情,同时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小心思,暗香顺势往墙上一靠,任对方贴近。

云梦慢慢凑近,因为身高的差距不得不微微仰头,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暗香微微下垂的眼睫纤长,落下的阴影细碎而疏淡,与眉目和鼻梁间的阴影融在一起,勾勒出一副端正的美人骨相。最引人的是她清凌凌的一双眼,此时仿佛一盏春日新水,轻托着几瓣桃花,蜜糖丝丝缕缕地化开,裹着十分的缠绵,脉脉地映出云梦的身影。这眼神含足了浓情,教云梦移不开眼,抛却那点未见对方神情大震模样的遗憾,浸没在这温软春水中。

“怎么发起呆了?”近前传来对方略带笑意的声音,同时感觉到一阵震动——原来不知何时云梦已紧紧贴住了暗香,胸前传来略略的挤压感以及温暖柔软的触感,一切都昭示着过于迫近的距离。

耳边是她低柔的嗓音。

面前是她温热的吐息。

鼻端是她身上的幽香。

等回过神,云梦已经被笼了在对方织就的网中。

云梦脸都红透,下意识想要退后,腰却被暗香一只手揽过,发热的脸庞也被另一只手轻抚。抬起头来,对方眼中的笑意愈发明显,唇角上扬,勾出戏谑的意味。

暗香秀眉一挑,道:“是不是还有话想对我说?”

不知怎的,云梦脑中闪过一句曾经听过的话,情急之下脱口道:“不想撞南墙了,只想撞姑娘的胸膛。”

未等她反应,头已经被轻按在了暗香胸前。

耳畔只听得对方吐出三字:“来撞吧。”

 

二 华暗

 

“追!一定要追上那个杀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暗香将追击者甩在身后,身形迅疾如闪电,全力运起轻功向前掠去,只留下道道残影。她灵活地在街巷中穿梭着,若一条矫健的游鱼遨游于礁石孔洞间以避天敌。众多障碍物和隐蔽小道给了她极大的方便,阴影使她能有更多的余裕来躲避,曲折的道路让她拥有更多的路线选择。

——暗处,从来都是暗香的天下。

听见追击者的声音越来越小,暗香心下稍稍一松,却并未停下脚步,继续奔向目的地。此时她终于能分神来注意自己的情况了,心跳有点快,神经因为之前的战斗而极度紧绷,现在还未松懈下来,腿上的伤并不深,血也止住了,应该看不出来。

不过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

暗香苦笑一下,看来又要被她说了。

这么想着,已经到了之前约好的地方。良好的视力使她清楚地看见,一名女子腰间别剑,正迎着她来的方向抱臂站着。

说不上是紧张还是松了口气,暗香赶紧迎了上去。

果然,对方在她靠近的一刹那便皱起了眉,一把将她拽到跟前自上而下地打量,良久方问道:“又伤到哪儿了?”声音冷胜刀锋。

看着华山紧皱的眉,暗香斟酌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还好······就是腿上伤着了,不碍事。”

“啧,哪里不碍事了,明明碍眼得很······”华山像是想起了什么,劝说最后也只化作一声叹:“唉······答应我,不管以后接什么任务,首先都要保重自己,好吗?不然我真的会心疼啊。”最后几个字已轻柔得近乎气音,却牢牢地攫住了暗香的心——平日里清朗潇洒的剑侠,也有如此示弱的时候。

而这难得的示弱,全都是为了她。

某种酸软的感觉自心泉汩汩涌出,如同涟漪一般荡开,柔柔拍抚着心脏,吻蚀着在对方面前本就所剩无几的心防。

暗香按捺不住悸动,用一吻将所有爱意毫无保留地向对方倾吐。

吻毕,华山将她抵在了墙上,一手揽腰,另一手抚过她的脸,而后伸入发中撩起一绺,凤眼凝望着她,一边将秀发放于唇边落下轻吻。等暗香耳朵都红透时,华山方才放下,唇边再次挑起她熟悉的谑笑:“怎么,都主动亲我了,这样还羞?”

暗香强迫自己忽略对方灼热的视线,假作镇定:“那是我鬼迷心窍了,刚刚亲你的不是我。”

“哦?”只见华山衣摆一撩,一脚抬起踩在暗香身旁墙壁上,大腿露出一截雪白得让人目眩的肌肤。随即她右手撑在暗香身侧,左手抬起暗香下巴,露出一个又艳又痞的笑容,朝对方呵气道:“这样的话,我这只鬼能迷住姑娘的心窍了么?能换来姑娘一个吻么?”

 

 

评论(2)
热度(52)
© 萤火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