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乱写文,闭眼画画_(:зゝ∠)_

  萤火流光  

非典型论剑(一)

某位论剑大佬提供的梗,正主真的甜齁我。

摸鱼真爽。

段子流。

 

 

 

“竞技场没你的日子,赢得无聊,输得难受。”

 

今儿讲的是一位论剑狂魔道长的论剑佳缘。

姑且称他为武当A吧。

武当A一开始还是一个真正柔弱的萌新,并没有强到现在这个天天被人邀插旗的地步。

就算他还没有变强,也一直有一颗成为论剑大佬的勃勃雄心。

他的梦想,就是永远卡级,功绩两亿,操作犀利,论剑榜第一。

说不定还能借此为帮派招新。

可以说是非常敬业了。

 

但是他还没有变强,已经遇上了一个劲敌。

我们称他为华山A吧。

那时华山A已经初露锋芒,意识走位俱是一流。

于是道长A被打得很惨。

起初华山A还没有关注这个稚嫩的道长。

每次碰上都直接冷酷地出手。

风冷冷地吹。

第不知是多少次惨败后,武当A有点挫败,但是胜负欲却在熊熊燃烧。

一定要干掉这个吹风机!

他一定会变强的!怎么可以在这里放弃!

武华怎么可以逆!

除开第一条和最后一条,还是可以算作青春热血励志的。

 

于是武当A开始了艰苦的磨炼和追赶,没日没夜地论剑。

努力,加上天赋,他成长得很快。

再遇上华山A的时候,他格外沉着,十分暴力地结果了这位吹风机。

当华山A倒地,武当A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时,武当A的心中竟一派平和。

啊,终于干掉他了。

因为俩人都是卡级的论剑狂魔,所以他们的斗争远没有停止。

但是之后华山A再也没有赢过。

从不看对方id的华山A终于关注起了这个道长。

走完了超长反射弧,他终于想起之前好像也遇到武当A很多次。

但是之前武当A都打不过他。

难道是换了人?

躺在地上的华山A如是想着。

 

在多次惨败以后,华山A终于明悟了。

这怎么可能是换人了。

代打不可能这么敬业。

都打了多少次了。

但是华山A还是很懵。

当年的青葱小道长怎么这么快就变成大魔王了呢。

但是华山A心态很好。

甚至开始回味从前小道长输掉论剑以后眼圈红红的不甘模样。

再想想现在赢之后的面无表情的冷漠脸。

一拍大腿。

当时怎么就没好好珍惜那么可爱的小道长呢。

不过现在也是好看的,嘿嘿。

 

武当A是个论剑狂魔,热衷于上分,自从变强以后,积分一路高歌猛进。

从不放水。

除了让过华山A以外。

可以说是十分兢兢业业的论剑大佬了。

 

华山A有点愁。

他最近匹配不到武当A了。

之前忙了一段时间,论剑都没怎么打,积分就停滞在了那里。

现在再打,根本遇不到武当A了。

这家伙,就不能等等他吗。

上分那么快是干嘛。

这么快就腻了吗。

当初二人世界甜甜蜜蜜的时光都白过了。

华山A瞬间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小可怜。

还没意识到自己滤镜有一千米厚。

论剑的血腥暴力都可以变成粉红。

心态真的是很好了。

 

没遇到武当A的第一天,想他。

没遇到武当A的第二天,想他。

没遇到武当A的第三天,想干他。

华山A从未觉得论剑如此无聊。

如果再遇到武当A的话,一定要向他吹个代表思念的心形风。

 

华山A找好兄弟武当B倾诉,说起了这段可歌可泣的友情。

因为武当A和华山A不在一个区,只能找两个区都有号且两个人都认识的武当B了。

至于为什么要找武当B,大概是想要把他当传声筒。

真是深谋远虑。

总之,听完他的倾诉后,武当B觉得很不简单。

怎么感觉怪怪的。

这哪里是友情。

这么给真的不是爱情吗!

但是武当B震惊之后就完全接受了,甚至蠢蠢欲动摩拳擦掌。

“你那么想碰到他,就去隔壁区找他呗。”

武当B十分诚恳地提出建议。

“这不好吧?”华山A害羞地挠头。

“那求求你不要找我这个pve玩家插旗啊!!快去祸害他不要再找我了!”

武当B发出血与泪的控诉。

 

华山A当即去武当A的区练了个小号,当然还是原汁原味的华山号。

升级升得差不多就找上了武当A。

武当A吓了一跳,一问才知道是老朋友。

这人怎么跑这里来了?

武当A 有些疑惑。

虽然现在一直压着华山A打,但是武当A还是挺欣赏这个对手的。

于是两人开始聊了起来。

感情迅速升温,友好度一路变紫。

连称呼也变得亲密了。

武当A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就是好兄弟之间正常友好的交流。

殊不知对面那位存着不太好的心思。

 

俩人聊着聊着,不知为何聊到了论剑。

华山A努力克制,矜持地表达了自己的思念。

武当A有点感动,但还是十分耿直地说:“不过我积分一千四了······可能是碰不到了。”

华山A心里要吐血。

你就不能说你也想我了吗,真是不解风情。

可是他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只能闷闷地回一句:“唉,甚是寂寞啊。”

自己都没发现语气幽怨得若有实质。

但是武当A下一句又让他开心到不行:“我倒想匹配到你。”

华山A心里开始炸烟花,表面上还要装得十分淡定:“迟早的,没事。一定,迟早遇到你,哈哈哈。”

武当A:“嗯。希望能早点遇到你。”

结果过了许久,武当A都没有收到回信。

因为华山A已经激动得向后栽倒了。

 

十一

武当A觉得华山A最近怪怪的。

有事没事就拉着他聊天,还经常跟他一起跑商做任务。

不过真正让他感觉不对的还是华山A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竞技场没你的日子,赢得无聊,输得难受,哈哈哈。”

这话说得有点暧昧,很难不让人多想。

饶是一心扑在论剑上的武当A也忍不住要发散思维。

武当A只是不太关心其他的事,但是一旦发现,就忽略不过去。

他想,这货到底想表达什么。

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纠结得不行。

 

十二

武当B难得清静了好几天。

突然想起怂恿华山A去隔壁区的事。

那货不会已经得手了吧。

武当B有点想吃瓜。

于是他切了号去找武当A。

发现事情不简单。

武当A已经叫上了华山A的名字。

武当A说要让华山A一下,先放水再认真打。

武当A还说要在129级段等他,慢慢等也没关系。

武当B觉得就算取下有给眼镜看他们也十分的给。

感觉武当A这棵白菜已经迫不及待要从坑里出来了。

但是武当A有着奇怪的体质。

他每个赛季都会遇到一个打得难舍难分胶着无比的对手。

而这个对手通常都会在遇到他几次以后开始和他聊天,之后相谈甚欢。

可以从场上你死我活,场下勾肩搭背变成场上场下都亲亲密密你侬我侬。

简直是一个赛季一个或多个绑定cp。

武当B觉得为了不让华山A再找他插旗,他有必要巩固一下华山A的地位。

“请记得正宫华山A,我觉得你们俩的缘分很强。”

 

十三

武当A十分茫然。

“请记得正宫华山A,我觉得你们俩的缘分很强”这句话一直在他脑中回荡。

他什么时候有正宫了?不对,哪有什么后宫啊?

至于华山A嘛······什么啊。

想起那人的笑容,他也忍不住想要微笑。

······不对,他为什么要笑。

 

十四

今天的武当A也在心动而不自知的边缘反复试探。

 

十五

不过,以后的事,又有谁知道呢?

就像论剑的一开始,有谁会想到,单纯的剑光交错,也能生出碧桃一瓣,搅动一方心潭呢?

 

评论(16)
热度(25)
© 萤火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