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乱写文,闭眼画画_(:зゝ∠)_

  萤火流光  

论武当和华山各年龄段CP的兼容性(三)

噫,写得太慢了,本来说睡个午觉,结果写到现在_(:зゝ∠)_终于把篇幅控制在了“还行”的程度。

ooc有。有胡乱说理。从现在开始是武华啦!(不过这篇感觉不怎么看得出来orz而且感觉像是老父亲的育儿日记

前两篇戳这里: (一) (二)

 

4.武华 年上

 

四月廿三  晴

 

今天我下山采办东西的时候,捡到了一只迷路的小华山。

用“捡”和“一只”来形容真的很合适,没有别的意思。

当时小孩儿就在太和桥下面到处转悠。因为衣服一看就是华山的,我马上就认出来了。他许是和师兄们走散了,又恰好没遇到巡山的师弟们,只好一个人走来走去,急得不住地张望。我观察了好久,都没人来找他,小孩儿丧气地低下了头,蔫答答的,就像垂下耳朵的小狗。我觉得这小孩儿着实可爱又可怜,于是上前准备帮他一把。

待我走近,他仿佛听到了什么一般猛地抬头,一见是我,表情瞬间从期待惊喜变成了失望戒备,自以为隐蔽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我忍住笑,努力做出友善的表情,问他:“小友可是迷路了?有什么在下可以帮你的吗?”

应该是见我不太像传闻中那种凶神恶煞讨债的武当弟子,他迟疑片刻,脸红着小声说了出来:“道,道长好。我是跟师兄他们来的,但是一不小心跟他们走散了······请问您可以帮我找找师兄们吗?”

难得遇到这样羞涩有礼貌的好孩子(还是华山的),我把声音放得更柔了一些:“没问题呀。你们是在哪里走散的?”

“唔······就是在这附近啊······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说罢他低下头,十分难过的样子。

看他年纪不过十一二岁,遇到这种事应该是又惊又急吧。华山的也真是心大,连小师弟都不看好。责任感和爱怜之情油然而生,我揉揉他的头发,道:“没事,我带你去找他们。来,我牵着你吧。”

他小脸红扑扑,握住我的手:“谢谢道长,道长您真是个好人。”

哎呀,太可爱了吧。武当的小师弟们都没有这么可爱。

于是我就带着他转了武当上上下下,问了好多师弟,看得出他们对我牵着一个华山的小孩儿这件事挺有想法,但还是认真回答了我,都说没见过其他华山弟子。

我低头一看,小孩儿小脸煞白,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我赶紧安慰他,想了想,道:“别哭啊,嗯,你看,华山离武当这么远,就算快马加鞭也要好久。如果你信得过我们的话,你就先在这住下,我给华山送飞鹰说说这件事,看他们怎么答复,然后再送你回去,好不好?若是你想马上回去也行,我一会收拾东西就把你送回去。”

他抽了抽鼻子,道:“谢谢道长······不过也不用马上送我回去,太麻烦啦。那就请您······先给他们说说吧,我怕他们担心。之后再麻烦您把我送回去啦······”随后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好好好啊。

不过我还得去采办物资啊。我给小孩儿说了,问他是想待在武当还是想跟我一起去,他看了看旁边表面冷淡眼神好奇的师弟们,又看看我,果断说想跟我一起去。

行吧,正好给他买几身衣服,再买点吃的。话说是不是还得买点玩的什么东西?毕竟还是小孩子嘛。

于是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们抱了一堆东西回来。

还雇了一辆车。

福生无量天尊,真是罪过。

一会还要给小孩儿铺床,先不写了。

 

四月廿六  晴

 

我觉得把长林带回来是个错误。

对,捡回来的小孩儿就叫华长林。但这并不是重点。

他根本就是华山派来摧毁武当的神秘武器吧。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不光长得可爱声音可爱,连一举一动都可爱得不行。

连我那些师兄师弟们都沦陷了,经常顶着一张冰块脸捏他脸蛋给他一些小玩意儿。

有一次掌门遇到他,表情都柔和了好多。

可见这武器的杀伤力之大,危害范围之广。

我觉得不太行。

必须严加看管。

于是我很严肃地给他说,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能再让别人摸头摸脸了,也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了,这样不好。

他很乖地点头答应了。

然后被摸头摸脸得更频繁了。

我问他,小孩儿一脸委屈,说我就是这么给他们说的啊。

好吧。

我(这个字最后一点拖得有些长)

 

四月廿七  晴

 

真是罪过。

昨天写到一半,长林来找我,让我陪他玩一下,结果一玩就忘了时间,昨天的日志都没写完。

算了算了,毕竟是不可抗力,随它去吧。

我发现,小孩儿真的挺好养的。

衣服住处他都不挑,唯独对武当的吃食情有独钟。每天吃饭都一脸幸福,吃到什么甜点的时候更是开心得像是要冒小花,让人不禁想质疑华山:你们华山到底是有多穷啊!虽然武当的饭是不错,不过也不至于让孩子这样吧!真是的。

于是我只有每天一边担心他回华山能不能适应,一边让他再吃好一点,时不时还给他开个小灶。虽然几乎每次都会被师兄师弟们发现,然后被分出去一部分,最后演变成集体夜宵。

照他们的话来说,大道随心,不必太过拘束。正好集体夜宵有利于促进同门感情。

所以不就是馋的吗?

呵。

而且为什么这让我觉得自己有当爹的潜质啊······

不过长林还挺开心,罢了,就随他们去吧。

不知道飞鹰今天飞到哪儿了,虽然挺希望他们尽早接到消息不要担心,但想到长林要回去还是有点舍不得,而且我真的很担心他回去以后的生活。

于是给他讲完睡前故事后,我问他:“长林啊,你想不想华山的师兄师姐们?”

他愣了一下,抓住我的衣摆,紧张地问:“风行你是要赶我走吗?”

我哭笑不得,抱抱他:“怎么会,只是问问你想不想他们。飞鹰可能还要飞几日才能到华山,我怕你等不及,哪天躲在被子里哭。”

“我,我才不会哭呢!”他猛地抬起头,气鼓鼓的,“我已经是个坚强的大孩子了,才不会随便哭呢!只是我真的有点想师兄师姐了······虽然风行,还有其他的道长对我也很好,但是······我还是很想他们······”他又埋进我怀里,声音闷闷的。

摸着小孩儿软软的头发,我心里有点堵,还是安慰他:“没事,等回信一到,也许我就能马上送你回去了,别难过啊。”

“嗯······”

后来,他就在我怀里睡着了。

小孩子真是神奇又敏感的生物啊,明明那么小,却像动物的幼崽一样,敏锐而细腻,又能牵动着他人的情绪。

 

四月廿九  雨

 

今天难得下雨了。

之前武当山上的桃花开得正好,却被一场雨打落了不少,残花遍地。我早起练剑的时候看到了,给长林说了一句,他听完连早膳都不吃了,一心要去看看。我拗不过他,撑着把伞随他去了。

小孩儿看到落花难过极了,他说他在华山都看不到花,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桃花,本来挺高兴的,结果一场雨就把好好的花糟蹋了。说完很难过的样子。

我是怎么安慰他的呢?我说:“你还记得昨天给你讲的那一段《道德经》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俞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就像我们经历的一样,开花,下雨,雨打花,花落地,尘归尘土归土,都是很自然的事。桃花明年还会再开,雨也会再下,这是自然的循环,也是各种事物的重生。这本来就是自然规律,我们无法违背和改变,因此只要顺应它就好了。但其实,除了无为和顺其自然以外,那段话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我们大多数人呢,都不能成为天地和圣人那样伟大的存在,我们有七情六欲,有好恶偏嫌,没办法平等看待所有的事。因此,你喜欢桃花,会为了它的盛开而高兴,会为了它的凋零而难过,这是人之常情,是很正常的事,也恰恰是我最喜欢‘人’的地方。我们会有喜欢和珍视的东西,并且会想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有能力去守护那些宝物,我觉得这很好,比天地和圣人更有人情味,而且因为这种喜爱和珍惜,我们能经历和学会更多更好的东西。这正是作为人的乐趣和美好所在啊。我倒是觉得,这比圣人好多了,你觉得呢?”

他皱着眉,似乎在努力消化我刚刚说的话,一时没有出声。

我失笑,一不小心就说多了点,倒是忘了小孩儿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正准备开口,却听到长林说:

“风行的意思是,只要变得更厉害,去保护我们喜欢的东西,就已经很棒了吧!”说罢,他挠了挠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暂时只能明白这些,不过我以后一定能懂得更多哒!”

我摸摸他的头,道:“长林已经很厉害了,这就是我想说的。我很高兴长林能有可怜这些桃花的感情,这其实是很好的。我希望长林能保持这种情感,以后能变得很厉害,能够保护自己珍惜的东西。虽然天行有常,但是人道亦有为啊,”末了,又添上一句,“不过这只是我的看法罢了,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遵循你自己的道,做你认为对的事就好了。”

“嗯嗯!”不知他想到什么了,眼睛亮晶晶的,也不再难过了。

不知道他到底理解了几分,好歹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了,也不枉我唠叨这么多。我松了一口气,谁让我见不得他难过呢。

“风行,我捡一点花瓣回去吧,我想把它们夹在书里,这样以后也能看到桃花了。”他拉住我的衣摆。

“可以啊。不过,如果以后你还想看桃花的话,可以再来武当啊。”

“诶?可以吗?那约好了哟,以后也要一起看桃花。拉钩!”

“嗯,没问题。”

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约定。

算算日子,飞鹰应该也到华山了吧?

 

五月初五  晴

飞鹰今天带来了回信。

略去感谢自责云云,信上说长林的师兄们在收到信时已经赶来了,估计过些时日就能到武当把他接回去了。并且,之前带长林来的师兄们其实是偷跑出来的(这倒是和长林说的一模一样),在长林走失之后也不知跑哪里去了,说是抓回去一定要好好处置。

我放心了些,华山还是有靠谱的人的,只有那几个挺糟糕。

之后就是惆怅。

我挺舍不得长林走的。

不过长林终究属于华山。而且就算回去了,以后也是能再见面的嘛。

我这么安慰自己。

然而还是免不了失落。

连长林都看出来了,今天乖巧得不行,一直黏着我。

我还是很欣慰。

但是总感觉有哪里不对······突然感觉自己像是个老父亲?

福生无量天尊!

 

五月十一  晴

 

今天长林走了。

走之前依依不舍,眼泪汪汪,看得我简直想把他扯回来。

但是不行啊。

我今天没什么事要干,就坐在案前发呆。

不知怎么就又想起长林来了。

哎,他临走前好像说的除了说要给我写信以外,好像还有东西要送给我?还就在书架上,让我自己去找。

我赶紧走到书架旁,目光扫过那一本本书。

等等,如果是以他的身高来放的话,我是不是应该看低一点?

放低视线,在各种书中,我看到一本《道德经》。

一瞬间,我就有预感,一定是它。

翻开《道德经》,中间好多页都夹了桃花花瓣,此时它们已经完全干透,薄如蝉翼,散发着极淡的香气。

我小心摩挲着花瓣,终是笑了出来。

这小孩儿。

没想到再翻过几页,一张写着稚嫩文字的纸映入眼帘。

我轻轻拿起来,上面写道:

“致风行:

自从接到回信之后,我看你一直不开心,就想给你一个惊喜,让你高兴起来,所以就给你写了这张。

哼,不许说我字丑啊!

好啦,接下来就是我要说的话了。虽然我也很难过,但是我们一定能再见的啊,就算师兄师姐们不让我来,我也会偷偷来的,嘿嘿。想到这些,你有没有高兴一点呢?

如果没有高兴起来的话,我还有话要说呢。以前师兄们说武当超可怕,会吃华山的,但是我才不信呢,而且在武当这么多天,我觉得武当到处都好好啊。道长们虽然看起来冷冰冰但是人都很好(虽然他们总是捏我的脸),武当不光是人还是风景都超好看!饭也好吃!小点心们更是了不得!

不过呢,我最喜欢的还是风行你啦!风行真的太好啦,长得又好看又温柔,说的话很深奥很有道理,还会陪我玩,给我讲故事,还给我做好吃的。我好喜欢你摸摸我的头呀,就算长不高也没关系的。

风行对我真的太好了,我都怕回华山习惯不过来。不过没关系,我会适应的,而且我会努力长大,以后保护风行的(风行给我说过的话我都有好好记得哦,我是不是很厉害)!毕竟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啊。

哦哦还有,以后一定要给我写信哦,而且要请我看桃花,不要反悔哟。

(一个大大的笑脸)

 

华长林留”

 

看完后,我苦笑了一下。

怎么办,我又想见这个小孩儿了。

 

(省略若干字)

 

四月廿三  桃花弄晴

 

四年了。

小孩儿之前写信说今天会来。

见面之前我竟有点平静。

毕竟四年都没有机会见面,我已经习惯了失望。

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我肯定是信的。

 

用过早膳后,我便在桃树下等。

不知为何,今年桃树的花期提前了,现在桃花已盛,灼灼吐芳。

当我从思绪中挣脱而出时,却感觉被阴影笼罩。

抬头一看,是一俊朗少年,眉目如识,正微笑注视着我。

不知为何,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还是他先开了口:

“好久不见,风行,”顿了顿,加上一句,“我很想你。”

 

 

评论(16)
热度(79)
© 萤火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