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乱写文,闭眼画画_(:зゝ∠)_

  萤火流光  

论武当和华山各年龄段CP的兼容性(二)

第一篇戳这里:论武当和华山各年龄段CP的兼容性(一)

 

我怎么越写越长了······有毒。这篇比前两篇加起来还长,就单独放了。有bug再修······

终于忙完了,终于可以继续写了呜呜呜。

ooc,私设如山。

华山的姓华,武当的姓武,起名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3.华武 年下

 

华山。

目力所及之处,皆是银装素裹,白雪皑皑。雪底苍松劲挺肃然,偶有飞鸟掠过,为这片白添上一抹墨色。云气缭绕,终年不绝。景是好景,就是冷得刺骨。

而此时,两拨人在华山门口对峙,更为这冰天雪地增添几分寒冷和肃杀。

“呔,兀那华山,还不快还钱来!”一武当小师弟站在一群师兄身前,朝着华山弟子喊道。

听罢,华山中有些人便忍不住窃笑起来,“这小道长倒是可爱”“还没见过这样的武当弟子呢,真是新奇”——以往来讨债的武当总是冷冰冰又暴力,一言不合就干架,就算是说话也是简明又文雅,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武当弟子?一时间私语声不止,倒是化解了紧张的气氛。

那厢,武当弟子们见失了气势,都无奈却又包容地望着小师弟。其中一人轻敲小师弟的脑袋,勾唇笑道:“是不是又跟宋师兄学了些什么?胡闹。”

小师弟将将高过他腰间,却已十分有自尊心,涨红了脸道:“师兄!”

“撒什么娇,站到师兄后面去。”揉了揉小孩的脑袋,武知瑜上前一步,其余弟子也跟着上前,两方的距离缩短一截,华山弟子手扶佩剑,警戒无比,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

谁知这道长却向华山众人行礼,道:“贫道替师弟向贵派赔个不是,管教无方,让诸位见笑了。此次前来并非是向华山索赔,而是奉掌门之命来与贵派洽谈交流学习事宜。还望诸位通融一二,让我们进门商讨。”

华山众人皆面面相觑,一时不能判断此话真假或者说根本不敢相信武当和华山能有什么见鬼的友好交流。迟疑片刻,一华山弟子道:“兹事体大,请容我先禀告掌门,诸位……就先进来吧。师弟们,招待好客人。”

天哪,师兄竟也变得文绉绉了!不对,什么时候我华山也和武当有了这么平静的交流!——这是华山弟子的第一反应。

如果是真的,那岂不是山无棱天地合?变天了变天了,简直看不透。——这是华山弟子的第二反应。

 

武当和华山要实行“交换生”制度了。

即两派各派出若干弟子到对方门派去交流学习一年,每位交换的弟子都会和对方门派的一名弟子一同食宿食宿学习。听说这还是毛鹏海道长亲自命名的,虽然听起来奇怪但是简单好懂,因此也就定下了这个名字。

虽然双方师长都告诫交换生们要和谐相处、知情守礼,但师兄师姐们私下都会嘱咐他们:

“来来来,师弟,多带点盘缠,吃食和衣物也多带点,对了还有被子什么的,万一华山连被子也没有呢……唉要不雇辆马车把东西都带上去吧。还有,如果他敢欺负你,不要怕,揍他!打不过就写信给师兄们,师兄们帮你揍他!”

“师弟啊,去了武当千万要小心,藏好师兄们给你的铜板,别被抠走了。如果被欺负的话,就顺势让他们减点钱,不行的话就打他丫的!打不过的话……呃……师兄们去给他们说减点钱……咳,总之,去了武当以后好好吃饭,多吃点!听说他们饭挺好吃的,不吃白不吃。如果没肉的话,去山上抓点来吃吧。”

总之,说辞千奇百怪,内容不忍直视。

 

华庭渊背着小包袱,深吸一口气,敲了敲房门。

“请进。”

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摒去疑惑,他慢慢推开门,见一

道长正抱着一床被子,正要往里间走。

他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一步道:“你!你不是那天那个来找掌门商量的道长吗!”

武知瑜挑眉,道:“正是。小友为何如此反应?难不成贫道样貌丑陋,吓到小友了?”说着一边往里走,“进来吧,这就是你的卧房。”

华庭渊赶紧跟进去,道:“不不不!不是的!道长你长得很好看!呃……嗯,我只是有点惊讶,没想到会跟道长分到一起。”当时他跟在师兄们身后,身量未足,只能从师兄肩膀间的空隙窥见武知瑜的身影,当时就觉得这位道长生得极其好看,如今近看更是惊艳:面如冠玉,鹄峙鸾停,眉间一点朱砂艳丽无比,更衬得皮肤白皙,整个人好像在发光一般。

见小朋友说完话便一直盯着自己看,武知瑜似笑非笑,道:“那真是有缘……不知小友怎么称呼?”

“我叫华庭渊!道长就叫我庭渊就好。那我该怎么叫到道长呢?”

“贫道姓武,名知瑜。庭渊随意即可。”

啊……这声“庭渊”叫得真好听。华庭渊小脸红红,挠头道:“那……那我叫你知瑜啦。还有……知瑜道长你不用这么客气的,太客气了我反而觉得有些别扭,你……你也随意就好。”

“好啊,”武知瑜的笑容扩大了些,“我帮你把床铺好了。庭渊你先把带来的东西放好,安置好以后我带你到处转转,让你熟悉一下武当,毕竟要在这待一年。”

“好的!谢谢道长!”华庭渊受宠若惊。待武知瑜走后,他放好东西,看着自己的床,没忍住,倒下打了个滚。

好软……而且有点香……嘻嘻嘻,知瑜道长真好啊。

 

华庭渊作为交换生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每天天不亮就被武知瑜叫起来练剑,练完剑以后吃早膳。之后就是听讲师讲解道家经典。随后跟着武知瑜做课业。这就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吃完后散步消消食便去午睡片刻,之后起床去和武当以及来的华山弟子切磋。切磋完后若没有躺着出来,便可以自由安排了。武当弟子们一般还会有晚修,交换来的华山弟子们可自便(不过他们大多数都会聚在一起聊天玩耍)。晚修完之后,是完全自由的,武当的宵禁只是一个形式,只要酉时之后不在外面大吵大闹即可。

由此可以看出,武当的规矩意外地并不多,只要能通过师兄师叔们的各种考验,并每天认真做课业,其他的完全随意,甚至不用干其他的事。并且武当甚至不禁酒肉,只要不酗酒,随便怎样吃喝都行——这大概就是武当说的“大道随心”吧。

总之华山弟子们对武当的满意度直线上升。看看,在武当能吃好喝好睡好,每天天气又晴朗,景色秀美,虽然没有好看的师姐师妹,但是道长们长得也好看啊,每次看到他们都觉得赏心悦目。而且随着交换生们对武当的态度改善,武当弟子对他们也渐渐好了起来。

由此,华山觉得武当有钱好看还和善,武当觉得华山活泼潇洒风趣,竟十分聊得来,于是双方各自的聚会从吐槽对方逐渐变成了非商业互吹。

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不好,就是华山的交换生们变得愈发皮和暴力,武当弟子们在华山的影响下倒是活泼了一些,同时在皮和浪的边缘试探。

总之,交换生制度算是成果斐然,大家都比较满意。

华庭渊也非常满意。

知瑜道长就是那种十分优秀的人,不管是理论和实践方面都是凤毛麟角的人才,因此每天不必怎样按部就班。他辈分比较高,但是实际年龄并不大,为人又好,很受大家欢迎(虽然大多数人看到他都会迷之脸红,大概是长得太好看了)。

另一方面,华庭渊敏锐地发现,自从发现自己天赋挺高后,道长便在有意无意地栽培他。除了早上讲师讲的东西之外,武知瑜还在空余时间教他其他方面的东西,连处理武当事务的时候,都会带上他一起,顺势教导他。而且最妙的是,武知瑜讲得极好,让他能抱着兴趣吸收知识。华庭渊隐隐觉得,这机会换做是武当弟子也十分难得,所以他格外珍惜。

——根本没有办法不珍惜吧!美道长的青睐怎么可能糟蹋啊!

唯一让华庭渊苦恼的是,武知瑜对他太好了,而且十分随意,让他简直拒绝不了,甚至沉溺其中。且很多时候,华庭渊都觉得对方在有意无意或者是毫无自觉地撩自己。

讲师讲解时,他昏昏欲睡,武知瑜会悄悄戳他后背,并在他惊醒看向后方时正襟危坐,仿佛无事发生一般。

处理公文时,武知瑜的脸在灯下显得柔和无比,长睫似蝶般颤动,发现自己在看他时,掀起眼皮看自己一眼,眸光潋滟,笑得让人心颤。

晚上带他去看星星并喝酒乘凉,喝得脸上泛红。

一起泡温泉时,热气缭绕中,能隐隐看到武知瑜白皙如玉的皮肤······

华庭渊不过束发,哪经得起这种刺激?晚上当即做起了不太和谐的梦。第二天起来,有点羞愧,又有点兴奋。不过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他已经学会熟练地躲过武知瑜去洗衣服了。

——而武知瑜并没有察觉到那么多。以前他就发现有很多师兄师弟总会对着他脸红,但并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在猜是自己的相貌问题,并未深究过。遇到华庭渊以后,他发现这孩子虽然也会动不动脸红,但是反应却跟他们不大一样(比如同门就不会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也不会紧张到说话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等等),总之他感觉很新奇,于是抱着半玩笑半好奇的态度探究着。

没想到这个小华山还挺不错,长得好性格好,学得快且认真,虽然有时候会犯迷糊,但总体上已经很优秀了。于是他开始费心力教导他,纯粹地希望他能变成天之骄子。随着了解的深入,他越发满意华庭渊,同时也忍不住继续挖掘,就像赌石人,在开石的时候总会希望每一刀下去都能看到更好的玉色——他也希望,能看到更优秀,也更有趣的华庭渊。

所以明知他在华庭渊身上投注的心血和关注已经超过了应有的限度,尽管隐隐有些担忧,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继续了下去。

 

华山交换生的小聚会上。

华庭渊一脸严肃,摸着下巴作深沉思考状。

同伴鲜少看到他这副模样,勾住他肩膀笑道:“哟,怎么啦,咱庭渊遇上什么事儿了?”

华庭渊抬头看他,目光闪烁,似乎在挣扎要不要告诉自己的小伙伴。

同伴一看有戏,笑容愈发纯良,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来来来,快告诉我是什么事。”

“呃……你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啊……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我……”

“嗨呀,多大点事,这有啥不能说的。快快快!!说一下是谁哪个姑娘?”

“可是……那是个男人啊……”

“……啥??!”

“他还比我大……”

“……”同伴憋了半天,扯出一句:“你牛,”末了,添上一句,“他,他大你多少啊?”

“五岁……”看着同伴愈发古怪的神色,他双手捂脸道:“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也觉得我可能是疯了。”

“不是,哥们儿,你太大胆了吧!你喜欢的是武知瑜吧?先不说武知瑜在武当辈分高,又是被看重的天才,光是他大你五岁我就觉得不大可能。你看啊,他长得这么好看,又会撩人······”

“你怎么知道?”华庭渊猛地抬头打断他,末了又心虚地移开视线。

“啧,瞧你这德行,我不用想都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同伴翻了个白眼,“你没看到他每天都在撩别人吗?虽然说不出是哪里在撩,但就是觉得这人······嗯,惹人乱想。不对,你不要打断我。他长得好看又会撩,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他。他见过那么多男男女女,能喜欢上你这小屁孩儿?”

“我觉得我长得也不差啊······”华庭渊反驳。

“就算你长得也不错,你们差的也不只一星半点。是,你是长得好,天赋又高,但是你们相差的是年龄,这五岁足以制造太多鸿沟了。阅历,眼界,兴趣,观点,立场,太多太多了,他看到的东西可能跟你完全不一样。你不知道,你在他眼里到底是需要照顾的小辈还是别的什么。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对你好。一时起意?还是纯粹地栽培?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也喜欢你吧,你现在喜欢他,但是再过一个月,再过几年呢?我们都知道,少年人心绪不定,见异思迁,经常一时冲动,热情很快就会冷却下来。如果支撑你喜欢他的只是一时的、肤浅的东西,那么之后你们会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而且啊,我之前说的他地位高辈分高也是问题。你想想,如果你们在一起了,别人会怎么看你们,怎么看武当。他代表的和他背负的,极可能重过感情。唉,难啊。”

 

武风行房内。

“哟,知瑜你怎么来了?这个点不应该在批公文?”武风行慢条斯理地沏茶,笑道。

“唉,别说了。”武知瑜皱眉,接过茶喝了一口,便放下了。

武风行看他这样子,便知道他又有事要倒给他了。他也不恼,呷了一口茶,道:“说吧,又遇上什么事了。”一副十分熟练的样子。

“这事怎么说呢······你知道我带着的那个华山吧?”

“嗯,叫华庭渊是吧。你跟我说过那么多次,我想不记住都难。”

武知瑜瞪了他一眼,继续道:“真是的,别打断我啊。那个华庭渊吧,我看他挺不错,就想好好栽培他,但是现在······嗯,我觉得我好像太关心他了。”

“哦?”武风行眨了眨眼,稍微坐直了些,道:“怎么个太过关心法?”

武知瑜十分纠结,没注意到对方的兴味盎然,自顾自道:“就是······教他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怎样才能讲得更好,让他学得更快。看他有时候累了,也会忍不住想带他去玩玩,再弄点他喜欢吃的。还有······咳,总之,感觉对他关心太过了,而且感觉怪怪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这么描述我也感觉怪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养儿子。”武风行喝了口茶掩住上扬的嘴角。

“啧,怎么说话的啊,什么儿子,我在跟你说正事呢。”

“我也在正经地说我的看法啊······好好好你继续。”

武知瑜放下作势要砸的杯子,道:“这种感觉跟养儿子完全不一样······我也形容不出来······”竟是难得的苦恼模样。

武风行也极少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不由得认真想了想。思来想去,突然灵光一现,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噗——咳咳咳······”武知瑜被茶水呛住,用帕子擦干净后,拍桌道:“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个小鬼啊!”

“那······你有没有觉得他很有趣,有时候又觉得他有点可爱,忍不住想逗他?”

“······”

“好的。那你有没有真的去欺负人家?”

“······怎么能叫欺负,就是逗了他一下。”武知瑜顽强地辩解。

“那就是欺负过了。所以你感觉怎样?觉得他更有趣更可爱了?于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他?”

“······”可疑的沉默。

“现在呢?现在你对他又有什么感觉?虽然你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喜欢,但你想想,如果他也喜欢你,你会是什么反应?”武风行微笑着,眼睛盯着他,观察他的反应。

武知瑜听了这话,觉得难以置信,但认真地想了想,觉得好像没什么排斥的感觉,甚至······有一点期待?随即他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福生无量天尊,他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小孩儿!

但是下意识的反应不会骗人啊······难道自己真的对华庭渊有意?

武知瑜有点茫然。

武风行见他神色不住地变换,最后变成迷茫,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道:“没事,慢慢想吧。感情一事,你我都未经历过,在这里说个没完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你不如去尝试着自己去感受,去体会。”

“······嗯。”武知瑜难得没有反驳他,也没管他的手,只是思索着。

“好了,先回去吧,明天再好好想想,”武风行将他送到门外,“你会明白的。”

武知瑜看着师兄,室内的灯光暖融地透出来,拂在他脸上和身上,显得他温柔无比。在夜里,这点光虽不足以与广袤的黑夜对抗,但已经足够明亮和温暖了。

“多谢你了,师兄。”

 

华庭渊沉默了。

他也想过很多,但总体还是比较乐观的。但是同伴说得太过一针见血,狠狠地戳破了他的幻想。

见华庭渊肉眼可见地萎靡了,同伴倒是拍了拍他的背,道:哎呀,我这只是理论上分析一下,事在人为,真正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了。我个人的话肯定会支持你啊!”

“真,真的吗?”华庭渊看着他。

“那是,我们可是好兄弟,你想想啊,如果你真的拐个道长回华山,那我们岂不是不用担心还债了?”说着还嘿嘿笑了起来,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亏我还感动了一下,你的眼里果然只有钱吧。”

“哪儿能啊,我就想想,想想。”

“不过谢了啊,我竟然被安慰到了,”华庭渊握拳,“我一定会努力的!等我和他在一起了我一定请你喝酒!”

“你这个小目标定得有点大啊······”

“我心里有数,”华庭渊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我去跟他说了啊。”

“嗯,你安心去吧,记着,华山永远在你身后。”

于是华庭渊转身,坚定地向前走去。

这一刻,他的腰挺得笔直,仿若不折的松,无悔的剑。

 

很戏剧性地,两人在屋前遇上了。

——就像两条不确定的线,漫无目的地延伸着,在一个奇妙的契机下,不知何时就交在了一起。

两人都没有说话。

武知瑜是突然感觉有点不自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华庭渊正准备去找他,却不经意就遇上了,惊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心怦怦乱跳。

最后还是武知瑜先开了口:“先进屋吧,外面凉。”

华庭渊胡乱点了点头,神思不属地飘进了房。片刻后他咬咬牙,抬头道:“知,知瑜,我有话要跟你说。”

“……什么?”武知瑜看着面前的小孩脸红扑扑,却又下定了决心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些预感,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我心悦你!”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不是其他的喜欢,是那种恋人间的喜欢!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一时冲动,我认真地想过了,如果你觉得我太小,年龄我没办法改变,但我会努力变得成熟;如果你嫌我还不够强不够好,没关系,我会加倍努力,变得越来越厉害;但是我只希望你不要嫌我是个男人,不要觉得我恶心嫌我烦,我……如果你不讨厌的话,你······算了,你知道我喜欢着你就好啦。如果你讨厌的话,以后我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就是了······”

武知瑜看着少年的眼睛,像是望进了一团火。一腔孤勇的告白里,炽热决绝的感情决堤而出,恋慕,渴望,期待,却又小心翼翼,既柔软又耀眼,既妥协又嚣张,矛盾无比却又真挚非常。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他想。

明明还只是个少年,却已经思考了这么多,最难得的是,他竟然愿意背负这些沉重的东西,并且,绝不后悔。

这样的心意,他怎么能够视而不见?

半晌,华庭渊感觉一只手抚上头顶,然后下移,顿了顿,最后停在了他的脸上。

武知瑜手扶在他脸旁,感受着掌下越来越高的温度和明显的僵硬,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说道:“······不讨厌。”

“啊?”

“我不讨厌。我不想骗你,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你,但是我并不讨厌······”

话未说完,华庭渊就已经捉住他伸出的那只手扑倒了他怀里。少年的掌心灼热,汗意涔涔。武知瑜轻扭手腕,没挣脱,便随他去了。

“知瑜,我真的好高兴······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我都想好了被你讨厌以后的事,但没想到你······”华庭渊把埋在他怀里的头抬起来,眼眶微微发红,眼睛却亮晶晶的。武知瑜没忍住,又拍了拍他的头。

“那个······知瑜······我能不能再贪心一点?”

“嗯?”

“今晚月色很美,我可不可以亲你一下?”

“得寸进尺。”

 

评论(11)
热度(89)
© 萤火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