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乱写文,闭眼画画_(:зゝ∠)_

  萤火流光  

武当了解一下(二)

无脑续写,ooc。久违的少侠的日记。

侠蔡,注意避雷。

 

七月二十八日晴

 

这几天忙着修炼,都没来得及写日记。今天终于有空了。

说真的,来武当这么久,我越来越觉得武当风气不太对。

一般人想到武当,第一反应大概会是清雅出尘,遗世独立,袖笼山间清风明月。最多加上帅和有钱吧。

可是我现在对门派的印象已经变成了:

有钱,暴躁,给。

 

这还要从前几天说起。

四天前,我还忙于课业,奔波于武当各处,武当又大得过分,于是我都是骑马穿梭于各殿之间。而我对驭马一道不甚精通,所以经常出现差点撞到人或者直接撞人的情况。撞了好几个人以后,我发现大家的反应都不一样,而有些师兄的反应尤其有趣,于是我萌生出了一个念头:

干脆去撞遍武当吧!

不知为何突然兴奋起来了呢。

于是我打着做课业的名号,纵马武当,恣意撞人。

嘻嘻。

 

一天下来,我真的把全武当撞了个遍。(虽然之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我发现全武当大致可分为五类:

一、 暴躁型

二、 给里给气型

三、 浮夸戏精型

四、 詹苑杰师兄型

五、 淡然型

真是复杂的生物多样性。

但是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有些话乍一听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仔细琢磨一下简直太奇怪了啊!

比如“想引起我的注意?这也太过时了吧。”

比如“我一个哨声就有五百个师弟过来跟你讲道理。”

再比如“你撞了我,我还是要把你原谅啊。”

再回想一下师兄们当时看我的眼神。

不寒而栗。

给得让人发指。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还有一个正常人,那就是詹苑杰师兄。

他的反应简直正常得让我能感动得流下眼泪。

虽然他和宋熙姐黏糊得让人眼疼胃胀。

不过他好歹算是最后的中流砥柱,一直顽强地坚守阵地,宁折不弯。

实在令人钦佩。

但是话又说回来,全武当上下,好像都不太正常。

黄乐师兄每天都在啐妄想买下武当山天天给他念经的富商,还让我去打华山弟子,打女香客,打暗香弟子,打云梦弟子,打东瀛忍者。

真的是很暴躁了。

宋居亦师兄每天都在犯傻。

萧居棠师叔每天都在皮和想宁宁。

詹苑杰师兄每天都是武当八卦前三名,我们至今仍不知道到底是他缠上了暗香妖女还是暗香妖女缠上了他,总之很乱。

郑居和师兄一边微笑着让我不要做粗活,一边让我上缴一堆纳穂。

姜宣师兄每天都在思考飞升的事。

毛鹏海师兄每天都拽着我说什么“武当日后还是吊水工程的源头”,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看了简直想为他炼一炉丹药。

我:······

武当还能不能好了?

连杜先生的侍女都被带歪了,每天念叨着今年早日买下金陵的大宅过上花天酒地的日子。

还有云梦的女弟子,我不知道她们来武当干什么,倒是亲眼见证了三人之间的修罗场。

刺激。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大道在心吧。

我也不是很懂。

啊,手好痛。大概是被揍得太狠了。

今天就写到这里吧。

 

 

八月五日晴

 

这几日终于闲了下来。

前段时间我曾写过我从小到大的梦想,但是现在我觉得它极有可能会夭折。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蔡居诚。

说起来,他还算是我的二师兄呢。

在我初入师门的时候,蔡师兄就联合翟天志谋反,想要篡夺掌门之位。

然而,他并未如愿,反被翟天志坑了一把,不仅谋逆失败,还被下药卖到了点香阁。

是的,点香阁。

真是让人害怕。

不过大家都挺想念蔡师兄,经常跑到点香阁去看望他,希望把他赎回来,但是他本人却好像不太乐意回来,而且完全不听大家的劝说。于是我们只好放弃劝告,退而求其次,在他身上砸大把大把的钱,让他过得好一点。

这是前言。

 

我刚入门时不久,就领到了新装备——同尘套。眼尖的我发现鞋子里竟然绣着一只小猫咪!那小猫虽缝得有些粗糙,却颇富意趣,可爱得紧。

于是我开始幻想是不是有哪位佳人对我芳心暗许,虽不善女红,却仍然执着地缝了这只小猫咪,想要向我传达她难以直接言明的少女心思。

想想还真是让人不好意思,嘿嘿。

虽说绣小猫好像有哪里不对,不过还真是可爱啊。

在这个全是男人的武当山上,这般可爱和少女的玲珑心思简直让人爆炸飞升。

然而后来我才得知,这是蔡居诚蔡师兄的手笔。

幻想破灭的我竟不觉得难过。

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又仿佛是一种冲动。

等我有了更好的装备后,我郑重地收好同尘履,在心中默念“蔡居诚”三个字。

不知怎的,这三个字就这么千回百转,像藤蔓一样缠在了我的心尖,再也拔不下来。

 

之后,我像其他师兄一样去点香阁看了蔡师兄。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在想:

“啊,原来这就是绣小猫咪的人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下一刻又在想:

“这样的人,怎么会叛出师门呢?”

怀着我都不清楚的心思,我开始了和他的相处。

起初,他冷淡又暴躁,一副虎落平阳又宁死不屈的样子,碍于梁妈妈的淫威才偶尔跟我说几句话。

但是我觉得他心口不一的样子特别可爱。

明明想念着武当却又尽力做出不在乎不耐烦的样子;

明明不想且不会喝酒,却为债务所迫,不得不一口闷下,然后被呛得噙着泪花,眼角飞红的样子;

明明被逗得想要赶我走,却又想起我还未付酒钱,不得不强忍着留下我的样子。

啊,真是让人停不下送他宝石和花花的手。

一连数日,我都在点香阁为他一掷千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想到他陪别人的样子就难受,于是每天都花大把大把的钱买下他的时间。

也许是我每次都出很多钱,又只是跟他喝酒谈天,插科打诨,就像普通朋友一般,他对我的态度渐渐好了起来(当然因为有可能是被我的真心打动了),甚至敢开我的玩笑:

“喂,你说你每天花那么多钱,到底图个什么?还是只是钱多得花不完?”说着他抬眼看我,眼尾斜飞,带着调笑的意味。

我被那一眼撩得魂飞,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怎么,喝酒喝傻了?”他放下酒杯,倾身看着我。他身上清冽的味道混着酒香就这样横冲直撞地扑向我,让我觉得微醺。望着他的眼眸,视线相交的那一刻竟让我觉得近乎窒息。

大概是我们望得视线都要融在一起,他突然坐了回去,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色厉内荏道:

“看什么看!快滚快滚!”

看着他微红的耳尖,我告诉自己:

冷静。

 

感觉我实现梦想的机会已经十分渺茫。

但我是个明智的人,从不会定完成不了的目标。

于是我改了一下我的梦想。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浪迹天涯的侠客,在这片充满着刀光剑影的江湖里快意恩仇,挥斥方遒,淡然出尘又潇洒自如,在武林纷乱之中仍然游刃有余,能和我心爱的蔡师兄一起策马红尘,游遍万千山水。

 突然想起萧居棠萧师叔的话:“你在人生的道路上稍微走偏了,没关系,以后也不会正回来。”

真是有道理。

就写到这里吧,一会还要去点香阁看蔡师兄,去晚了他又要不理我了。

 

待墨迹干透,我收拾好笔墨,合上日记,起身出门。

——————————————

此时,阳光正好,柔柔透过窗棂,在书案上投下一片碎影。案上,静静地躺着一本册子,上书“道德经”三个大字。

 

 

PS:最后一段不知道大家看懂没有,就是少侠皮了一下,把日记本的封面换成《道德经》的封面,就像上课把偷看的其他书藏在教科书里面一样。

有点搞不清武当的辈分,对同门的称呼有不对的就将就一下吧······

武当终于写完了······再次给武当上蹿下跳地打call!我爱蔡师兄!嘻嘻嘻。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qdzFDS3yRK3pB7IbzvOG3g

密码:c6xn

说好的武当可爱多合集,全是我自己截的图。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家来山外云野渡横舟找我玩啊!

评论(6)
热度(37)
© 萤火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