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都吃。胡乱写文,闭眼画画_(:зゝ∠)_

  萤火流光  

武当了解一下(一)

武当(线

这是少侠(我)的日记(。)有好多小彩蛋。

目标是吹爆武当!帅气属于武当,ooc属于我,超长段子也写不完我对武当的爱(。) 腐向注意。出现的cp:武武 武华武 武蔡 我蔡等(怎么这么多)

太长了所以分几部分。

 

七月二十日 晴

 

我是一名武当弟子。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浪迹天涯的侠客,在这片充满着刀光剑影的江湖里快意恩仇,挥斥方遒,淡然出尘又潇洒自如,在武林纷乱之中仍然游刃有余,能和我心爱的姑娘一起策马红尘,游遍万千山水。

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自我被香帅托付给武当已有一月,我对武当上上下下已十分熟悉,与同门之间也相处得十分和睦。

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给给的吧。

不过这里先不写这个吧,反正后面也会写到的。

 

嗯,那就先写写我的修炼吧。修炼是每日的必修课,分为课业、闲趣和纳穂三部分。以我个人之见,其实一个优秀的武当弟子每天的任务只有三项:

一、  保持帅气

二、  打华山弟子顺便讨债

三、  看蔡师兄

 

这第一项自不必说,任何武当弟子都一定是帅气逼人。为了全方位的帅,修炼、衣着、举止、谈吐等等都要下狠功夫。(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纯熟潇洒地运用武当的功夫,但是我会努力的!)

我们门派的衣服装备真的是帅到没话说(特别是发冠!拥有武当发冠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的帅气!简直可以御风而行!

不过我个人不太喜欢鹤舞佩,不是它不好看,而是它太过立体,戴着总会让我的胸前凸起来一块,怪怪的。听说师兄们也不喜欢它,总是在师长们面前戴戴做做样子然后转身就嫌弃地塞回衣兜里。)

虽然我们并不想张扬,但是总是事与愿违,太帅也是一种烦恼。

比如郑居和郑师兄当年穿和光衫的时候,方圆百里的女香客都闻讯而来,借打听法事的理由趁机揩油;戴着归鹤冠的时候,帅到天机阁的也来骚扰他,让他不胜其烦。

当然,也有人嫉妒我们,把我们的同尘匣叫成“棺材盒”。每当我们运起轻功从天而降时,那些人就会故意高呼“看,又一个落地成盒的!”这时,就很有必要向他们展示一下武当弟子帅气的修为了。

总之,这大概就是有人说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吧。

 

至于第二项嘛,这可是历史遗留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华山太穷了,向我们借了一大笔钱,又一直还不起。虽然我们有钱,但也要珍惜每一分钱是不是?这笔账肯定要他们还啊,但是他们不但还不起,还出言不逊,这就很不对了。所以我们每天都会上华山去讨债,华山弟子也会来武当(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姑且当作来挑衅好了),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现在双方见面都会眼红干架的局面。

 

有一次,我在太和桥附近遇到过一对两个华山的弟子。发现我奇异地看着他们,一个当即大吼:

“看什么看?武当不能来华山的哥哥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能是能,你们就不怕被我们支配的恐惧吗?”,另一个仿佛是想打圆场,说出来的话却是:

“我兄弟暴躁了些,别介意,但是谁要是瞧不起华山,别怪我们两个人闹个天翻地覆了!”

我能说什么呢,你这话说得前半句跟没说似的,华山和武当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一见面垃圾话肯定是少不了的,瞧不起肯定是存在的。敢情你还早就准备在武当大闹一场啊?当本武当弟子不存在?

于是我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道:“怎么会瞧不起你们华山?我可怜你们还来不及。你们不是都沦落到要卖艺凑路费的地步了么?那你们给大爷唱个曲儿,大爷给你们路费。”

两人瞬间露出了被冒犯的表情,怒道:

“有钱了不起啊!明明我们华山才是最好的!我们穷是穷,但是穷得一身正气!哪像你们一身铜臭!”

“呵,一身正气有何用?又不能御寒,还不是要跑到我们武当来蹭个太阳?哦,我算是知道了,你们是太穷了才在那么冷的地方建门派吧?毕竟地价低啊。”

“我呸!晒太阳哪里不能晒,偏要挑你这阴阳怪气又酸又臭的武当?我们明明是来做闲趣的······唔······”一旁的华山弟子捂住了他的嘴。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你们华山穷得连闲趣都没有只能来蹭我们的啊?我告诉你们,没门儿!”

“你大爷的!敢这么侮辱我们!不跟你逞口舌之快了,看剑!”

“哦哟哟,我好怕。吃我一控!”

 

之后,巡山弟子叫来了一群同门,把这俩华山虐得说不出话来。看见他们被支配♂的无力模样,我竟有些于心不忍,鬼迷心窍,在离别之前叫住他们:

“那啥,你们还是来做闲趣吧,可以跟着我,不会被打的。”

听罢,他们的脸上出现了屈辱的神色,拳头也握紧了。

正当我一边重新想如何措辞一边防范着他们暴起打我的时候,听到他们说:

“这么看不起我们吗!”

果然吗!我说错了话吧!哇,拳头也捏得嘎吱作响了,我有点怕。

“要我们门派的人都能来做闲趣才行!不然就当你是看不起我们!你们看不起我们就不还钱!”

“······”诶????

“好的吧,反正我们掌门也没有说不行。”

“这还差不多。看来你这小子也没那么坏。”两人嘿嘿笑着,仿佛是捡了什么大便宜,充满淤青的脸庞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华山的人也挺可爱的?

然而第二天,当华山弟子又双叒叕来大闹的时候,我只有一脸的冷漠。

把我的怜爱还给我。

呸,什么怜爱。

去死吧。

 

咳咳,写得多了点,不过我已经很精炼了。

这第三项嘛,写到蔡师兄的时候会写的,这里也先不写啦。

 

TBC

 

PS:唉,一不小心就写了好多,我对武当的爱深沉似海(。

武当真可爱啊,蔡师兄更可爱。写完武当会附上一个写的时候参考的截图们,简直是武当可爱多了。

评论
热度(23)
© 萤火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